【在线推荐-成长故事系列】吴彬彬|一个“脚踏三只船”的男人
作者:运营推广部  更新时间:2017-05-19 15:00:32
        还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,我的助班跟我们说过:“现在你们每个人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,各自没有什么不同,但是以后会慢慢发现,人跟人的差距会越来越大。”
       这句话验证了许多事实,而且很明显。在大学度过了两年多的时光,有太多太多的回忆浓缩在这里。经历过无比的绝望和失败,想大哭一场,但还是忍住了,毕竟自己是个男人。也成功过,收获了很多导师和同学们的认可,甚至上过校主页新闻、搜狐新闻。
如果问我在大学有什么印象最深的事,我脑子肯定会弹出这几个关键字:实验室、比赛和通宵,还有我那曾经“脚踏三只船”的经历。请各位老司机刷一下学生卡,戴好安全带,准备开车。
1
第一只船——科协
        科协是我从刚上大学至今一直陪伴着我的团队,也是我认为技术水平最高的团队。于是我想起了一句歌词:“我能想到最装逼的事,就是在科协玩玩电脑......”(我自己瞎编的)。
        很多同学刚上大学时,在助班们的带领下,参观了科协这高大上的实验室。地下实验室、指纹门锁、上万元一套的仪器设备、各种装逼的电子作品等都吸引了我。当然很多人也跟我一样,把进科协当做一个目标。
        然而,事实的数据是,从刚开始的几百个人竞选,到最终的二十几个成为正式理事,再缩减到大三的十几个人。或许我的经历能让大家明白一些原因。
科协的第一个考核就是“橙色梦想”电子设计大赛。由于没有电脑,没有开发板,选择了单片机的题目,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很吃亏的,以致于我比赛完才知道原来别人买的开发板有那么多视频资源,那么多例程。而我还要自己看书摸索硬件电路原理,一个字一个字地打代码。
       单单做出流水灯的功能就花了我两个星期时间,弄懂点阵原理花了一个多星期,而其中我还得到处问同学问学长借电脑。我知道我能借用别人的电脑的时间并不多,所以,白天上课的时候,在草稿纸上设计硬件电路,对着C语言书在草稿纸写代码,晚上在群里问有哪位学长能借电脑。
       最深刻的是,在最终测评前一天晚上,我仍然找不到人借电脑,直到晚上8点多的时候,一边等着群上的学长回复,一边在实验室到处看看有没有空的电脑然后厚着脸皮去问。在这边实验室来回转了十几分钟,再去另一个实验室转几分钟,来回转了几次。那种绝望的感觉让我至今都记得。
       后来大概十点多的时候,终于等到了,看着那位学长准备关电脑然后就跑过去问他借电脑。这来之不易的时间让我瞬间充满动力,从画原理图到打印PCB才花了一个小时左右,貌似还不到一个小时。
       接着就是做板子,整整一个通宵,到了天亮一个8*16的点阵就差不多焊完了。那时候很累,但是很开心,回宿舍睡了四五个小时起来向同学借电脑写程序,但是很遗憾,最终还是没调出来,才拿了个三等奖。虽然只是个三等奖,但对于我来说,它是我在大学踏上技术之路的开始。
       接着每年暑假“四天三夜”的电子设计大赛,由于自己也同时参与桂电方程式车队的设计,所以两届的比赛都是在车队请了几天假再去科协比赛。
       特别是大二暑假那次电赛更加让我难忘,当时车队的进度是非常赶的,身为组长的我负责了全部自主开发部分的硬件电路设计。但后来还是请霸王假去参加电子设计竞赛了,不过我只能是一个人单干,一个人在四天三夜完成全部作品内容。
       其中最后48小时里我才睡了5个小时左右。交了作品,还得赶回去继续通宵在物联网项目组里调试另一个作品,因为天亮时队员就要坐车去另一个地方参赛了。然后在后半夜实在不行就睡了,天亮睡醒回宿舍洗一洗,晚上继续在车队干活。
2
第二只船——车队
       如果说混科协的太辛苦了,那么车队绝对是变态。
       在我所了解的技术团队里,最变态的制度莫过于车队,开始的时候星期一到星期五晚上只要没课都得过来考勤。后来进度赶了就得在周末加多一天,再后来暑假除了星期天不做考勤记录,星期一到星期六都是从早上待到晚上。
       再到最后比赛前,简直不用考勤了,几乎是24小时轮流开工的状态了。白天是其他组的调试、装配和试车,晚上调试电路和加工零件。
       没有车辆工程的专业基础,大家都是从各个学院志同道合地走在一起,虽然多多少少都跟自己的专业相关,但是大部分的理论都得自学。
由一根根钢管焊成的车架、碳纤维敷成的车身、各个工序加工成的零件还有一个个元件焊成的电路板,最终制作成一辆完整的方程式赛车,这个工程量或许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有多大。
一般一块普通的电路板我最多半天画完,而为赛车设计的一块电路板,在暑假时从画原理图、画PCB、再反复修改完成,差不多花了一个月的时间。
然而汽车电路的干扰远比在实验室环境下的干扰要大,导致电路板烧了一个又一个,甚至在赛场的时候,一边看着别的学校练车,一边在赛道旁焊着自己的电路板。
2016年赛季我们失败了,车子意外地冲出跑道,没有跑完全程,成绩很落后。回到帐篷,每个人都很难过,一整年的日夜付出最终没有收获一点成绩。但导师并没有批评我们,一直安慰大家,灌鸡汤。
在车队里,没有谁是为了拿奖而参赛的,对于我们而言,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亲自设计的方程式赛车在赛道上咆哮,一个属于大学生的赛车梦。
3
第三只船——物联网项目组
       或许是自己的野心太大,明知道自己踏了两只船已经够累了,却仍想多学点东西,再踏上一只船。在助班的推荐下,加入了科技楼215实验室,跟几个同学组成了一只“智能地锁”物联网项目组。
       由于项目中应用的Zigbee技术从未接触过,课本也没学过,一开始只能从零开始。
       在网上找了一套视频,每天一个内容,一边看视频一边对着开发板操作,花了半个月学会了基本的操作。
接着就进入协议栈学习,单从视频学习最多只能学会操作但很难理解,之后在图书馆借了一本很厚的书,每天上课下课都带着看,几天刷完一本,接着继续用开发板试着调试。
       整整一个月时间,每天除了待实验室就是饭堂、宿舍或者车队,连晚上睡觉时间都是在实验室,一直持续到比赛前。在比赛前一晚,整个团队的人都通宵,拍演示视频、剪切视频、制作PPT、练习答辩。天亮后洗洗脸吃个早餐就开始比赛。虽然很累,但却很兴奋,比赛也很顺利。
       但是作品是不够完善的,为了做好这个项目,这一年不断的去参赛,在比赛中优化作品。单单是一个停车场的模型,就做了三套,自己锯木条、喷漆、画图案。作品从零开始慢慢成熟起来,拿过全国一等奖,也在挑战杯校内决赛拿过最高分的成绩。
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
        两年多时间给我太多太多的回忆,多得我不愿意去提起。经历过同时“脚踏三只船”在同一时间参加三个不同的比赛;经历过连续20多个小时不休息地调试电路板;经历过再过几个小时就得提交作品而自己的电路板毫无反应的绝望;经历过无数的通宵;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;经历过在极大温差的赛道旁支起帐篷守夜;经历过各个国家级的科技竞赛。
       待实验室的时间比待教室的要多,大学至今两次暑假总共只回家两天,其余时间基本都是在实验室度过,每一张奖项都是拼命付出的证明。同时也很感谢各为导师们的指导和认可,给了我很大的帮助。
       在桂电的技术界,论技术水平,我佩服几个,论努力程度,我只佩服自己。或许我并没有那么高智商的脑袋瓜,或许我走的弯路很多。每一场比赛即使希望只有一点点,我都会尽全力去完成,只要我还没倒下。很多次绝望过,却从没放弃过。
       在大学这个环境,具备了各种能让梦想变为现实的条件,很多机会就摆在我们面前,可是能抓住的人不多,就算抓住了也坚持不下去,最终放弃,没有收获。
       身为普通人的我,没有什么家庭背景,也不是什么高智商天才,但我却拥有一颗不甘平庸、好强的心。对于我来说,大学就该多经历一些,哪怕结果是失败的,总比连失败的资格都没有要好。毕竟在大学,成长比成功更重要。
2016年
全国高校物联网应用创新大赛全国总决赛一等奖
全国高校物联网应用创新大赛华南赛区一等奖
第十届广西大学生"TI杯"电子设计竞赛二等奖
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全国三等奖
代表桂电实践部参加第二届广西大学生创新创业优秀成果展示会
2015年
2015年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区二等奖
2015年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全国三等奖
2014年“橙色梦想”电子设计竞赛三等奖
信息与通信学院“科技先驱”奖
文字:吴彬彬    图片:吴彬彬
指导:王德民
供稿:桂电小泥鳅
责任编辑:潘虹妃